歡迎光臨 TXT小說天堂 收藏本站(或按Ctrl+D鍵)
手機看小說:m.xstt5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兒童文學 > 《豪夫童話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冷酷的心(下)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豪夫童話》 作者:威廉·豪夫

冷酷的心(下)

冷酷的心(下)

彼得星期一早晨去了玻璃廠,那里不僅有他的工人,還有一些誰也不樂意看見的人,那就是一位地方官員和三個法警。那位官員向彼得道了早安,還問他昨夜睡得可好,接著取出一張長長的名單,上面寫著彼得債權人的名字。“您能否付清這些債務?”地方官員目光嚴厲地詢問,“請盡量簡短,我沒有時間多耽擱,回城還有三個鐘點的路程呢。”

彼得垂頭喪氣地回答,他已一文不名。他讓地方官員對他的住房和庭院、工場和馬廄、車輛和馬匹作出估價。三個法警和地方官員就到處走來走去,進行檢查和評估。這時,彼得暗暗想道:這兒離杉樹岡不遠,小玻璃人既然不肯幫忙,我何不去找那個巨人試一試?他急急地跑向杉樹岡,仿佛三個法警在身后追趕似的,跑得飛快。當他奔過第一次和小玻璃人談話的地方時,他感覺似乎有一只看不見的手攔住了自己,但是他使勁掙脫身子,繼續奔跑著,一直跑到他早就牢牢記住的那條邊界線。他跑得上氣不接下氣,剛剛喊出“荷蘭鬼米歇爾,米歇爾先生!”那個巨大的放木筏人手握篙子已經站在他的面前。

“你來啦?”米歇爾滿面笑容地問,“他們剝了你的皮,打算賣給債權人了吧?行,你不用著急,我早就告訴過你,你的全部不幸都源自那個小玻璃人,那個分裂主義分子和偽善者。送人東西就要送得爽快,決不能像這個守財奴。行了,走吧,”他轉過身子朝向森林,隨即又說道,“跟我去我的家,看看我們能不能談成一筆生意。”

談生意?彼得心里納悶。他能向我要什么東西呢,我能賣給他什么東西呢?難道要我給他當差?他究竟要什么呢?他們先是沿著一條陡峭的林間小道往上走,突然走到了一座陰森森的險峻的峽谷上面。荷蘭鬼米歇爾一下子從巖石上跳下了谷底,就像跨了一級平滑的大理石臺階似的。彼得很快就嚇得幾乎魂不附體,因為荷蘭鬼一到下面就越變越大,大得像一座教堂鐘樓;他把一條胳膊伸給彼得,那胳膊又粗又長,竟像織布機的主軸,而那只手掌竟有酒店的桌子一般大;他叫喊時,由谷底傳來的聲音竟像沉重的喪鐘:“你只管坐在我的手上,抓住我的手指,這樣就不會摔倒了。”彼得渾身哆嗦著照他吩咐的做了。他坐到手掌上,緊緊抱住巨人的大拇指。

他們下去了,下得很遠很深,讓彼得奇怪的是下面并不是越來越暗,恰恰相反,陽光倒是越來越亮,使彼得的眼睛久久不能習慣。彼得下得越深,荷蘭鬼米歇爾就變得越小,待他們停在一所房屋前時,米歇爾已恢復成原來的模樣。那幢房屋和黑森林地區富裕農民的住房大小、質量差不多。彼得被領進一個小房間,房間里的擺設和普通人家的沒什么區別,唯一的區別是這兒只有孤零零的一幢房子。

房間里的木制掛鐘,巨大的瓷磚火爐,寬闊的長凳,壁爐架上的各種器具,和其他人家的并無區別。米歇爾讓彼得在一張大桌子后面坐下,自己則出了房間,不多一會兒就取來一罐酒和幾只玻璃杯,給杯子斟滿酒后,他們就開始聊天。荷蘭鬼米歇爾講了人世間的種種快樂事,講了陌生的國家、美麗的城市和河流,彼得聽到后來心里向往極了,也對荷蘭鬼吐露了自己的向往。

“哪怕你全身有使不完的勇氣和力氣,可以干出一番事情來,可是只要你那顆愚蠢的心怦怦地跳動幾下,你就得渾身顫抖。接下去便是名譽受損啦、不幸啦,但是一個聰明的小伙子何必管這些東西呢?最近有人說你是一個騙子、壞家伙,你腦子里有什么感覺?那個地方官員把你趕出家門時,你胃痛了沒有?究竟有什么感覺啊?說吧,是什么東西讓你感覺痛苦?”

“我的心。”彼得回答,同時用手摁住怦怦搏動的心口,因為他覺得自己那顆心正在不安地來回亂動。

“你啊,請別怪我埋怨你,你把成百上千的銀幣白白地扔給那些可惡的乞丐和其他壞蛋,這對你有什么好處呢?他們為此而祝福你,祝愿你身體健康,那么,你是否因而變得健康了呢?也許只需用一半你白扔掉的錢,就足夠你擁有一個私人醫生了。祝福,是啊,美妙的祝福,隨即就是財產被扣押,還被趕出家門!每逢有一個乞丐向你遞上他那頂破帽子時,是什么東西驅使你把手伸進自己的衣袋去掏錢給他的呢?——是你的心,永遠總是你的心,不會是你的眼睛、你的舌頭、你的胳膊或者你的大腿,而總是你的心。正如人們所說,你的心最容易受到觸動。”

“那么人們怎么才能讓心不再這樣怦怦跳呢?我現在正在竭盡全力加以控制,可是我的心仍舊怦怦地跳得厲害,讓我覺得痛苦。”

“你當然只能這樣,”荷蘭鬼大笑著說,“你這個可憐的家伙,當然沒有辦法。不過,你把那怦怦跳的玩意兒給我,你就會發現,你竟舒服極了。”

“給你,把我的心給你?”彼得嚇得尖叫起來,“那我就得當場死在這里!絕對不行!”

“是的,倘若讓你們的外科醫生開刀把心從身體里取出來,你必死無疑;在我這里卻是另一碼事。你還是進屋來看看,讓你的眼睛告訴你事實吧。”荷蘭鬼說完站起身來,打開了一個小房間的門,領彼得進了屋。彼得一邁進門檻,他的心就痙攣地緊縮了,但是他自己并沒有覺察到,因為呈現在他眼前的一切都那么特別,那么令人詫異。許多木架上放著一排排盛滿透明液體的玻璃瓶,每個瓶子里都藏著一顆心,瓶子上還都貼著標簽,寫著人的名字。彼得好奇地讀著這些標簽:這里是本城地方長官的心,胖子艾采希爾的心,舞會王子的心,林務官的心;那里是六顆糧食商人的心,八顆征兵官員的心,三顆貨幣經紀人的心——總之,這里收集了方圓二十小時路程內所有最顯赫人物的心。

“瞧吧!”荷蘭鬼說,“所有這些人都已擺脫了生活的煩惱和恐懼,這些心已不再會由于驚恐和憂慮而怦怦跳動。它們從前的主人把這些忐忑不安的客人請出家門后,現在都覺得舒服多了。”

“那么他們現在胸膛里還有什么東西呢?”彼得問道,眼前的一切幾乎把他嚇暈了。

“就是這個。”米歇爾回答,從一只抽屜里拿出一顆石頭心遞給了他。

“噢,這個嗎?”彼得說,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寒噤,渾身起了雞皮疙瘩,“一顆大理石做的心?可是,你聽著,米歇爾先生,這東西放在胸膛里是冰冷冰冷的吧?”

“那是當然的,不過涼得特別舒適。為什么要讓一顆心溫暖呢?這一點兒溫暖冬天時對你毫無作用,一杯上等櫻桃酒比一顆溫暖的心對你更起作用。而在夏天,到處都又悶又熱——你可料不到這顆石頭心會讓你多么涼爽。我剛才就對你講了,不論是恐懼還是焦急,不論是愚蠢的同情還是其他痛苦,以后都不會引起這顆心怦怦跳動了。”

“這就是您能給我的一切嗎?”彼得懊喪地問,“我希望獲得錢,而您打算給我一塊石頭!”

“嗯,我想,第一次給你十萬個銀幣總夠了吧。倘若你善于經營,很快就會變成一個百萬富翁。”

“十萬個銀幣?”可憐的燒炭夫高興得喊出了聲,“這樣一來我的心就絕不會在胸膛里狂暴跳動了。我們馬上就能談妥這筆買賣。好吧,米歇爾,把石心和錢給我,您可以從我的軀殼里挖走那個不安靜的東西。”

“我早就料到,你是個識時務的小伙子。”荷蘭鬼友好地笑嘻嘻地說,“來吧,我們再干一杯,然后我就付你錢。”

于是他們又回轉原來的小房間,坐下來喝酒,喝了又喝,直到彼得墜入沉沉的夢鄉。

燒炭夫彼得·孟克在一陣歡快的郵車號角聲中醒來,睜眼一看,發現自己坐在一輛漂亮的馬車里,正行駛在一條寬闊的大街上。他朝車外探出身子,望見黑森林已遠遠地留在身后的一片蒼茫之中。一開始他不敢相信坐在馬車里的人竟是彼得·孟克。因為連他穿的也不是昨天穿的那身衣服了,然而他對一切經過全都記得清清楚楚,于是他最后決定不再苦苦思索,大聲叫喊說:“我就是燒炭夫彼得·孟克,不會是任何別的人。”

他很驚訝自己居然毫無痛苦感,因為他現在是第一次離開自己生活了那么久的安靜的故鄉,離開黑森林。就連他想到自己的老母親如今無依無靠、生活凄慘時,也擠不出一滴眼淚,甚至也嘆不出一口氣,因為他已經對一切事情都無動于衷了。

“啊,當然,”他自言自語地說,“眼淚和嘆息,懷鄉和愁楚,這一切不都是我的心造成的嗎?感謝荷蘭鬼米歇爾——我的心已經變得冷冰冰,是一塊石頭啦。”

他把一只手按到胸膛上,那里毫無動靜,一點感覺都沒有。“倘若他對十萬個銀幣也言而有信,我就會高興極了。”彼得一邊自言自語,一邊開始在馬車里搜尋。他發現了各種各樣漂亮的衣服,全都是他想望已久的,可就是沒看見任何錢幣。最后他摸到了一只口袋,發現里面裝著成千上萬的金幣以及許多大城市大商號的銀票。“現在我總算有了我想要的一切啦。”他想,舒舒服服地坐到了馬車的角落里,驅車走向遙遠的世界。

他駕車在世界各地游覽了兩年,他在馬車里觀賞左右兩邊的建筑。他停下車子,無非是看到了一家旅店的招牌。隨后他就到城里各處游逛,觀賞最美麗的景物。然而沒有任何東西能夠讓他快樂,不論是繪畫、建筑、音樂,還是舞蹈,因為他的心是一塊石頭,對一切都無動于衷,以致他的眼睛、他的耳朵也對一切美好的事物都視而不見、聽而不聞了。他除去吃、喝、睡覺,已經對什么都不感興趣了。他就這樣毫無目的地在全世界周游,吃喝是他的娛樂,百無聊賴時就睡覺。有時候,彼得真切地回憶起自己當年很窮、必須干活糊口時,還常有快活幸福的時光。山谷里的每一種美麗景色、音樂和歌聲都曾讓他滿心喜悅,母親來炭窯送簡單飯食的前幾個小時,他早就開開心心地在期待了。每當他回溯往事之際,腦子里就會浮現一種奇怪的感受,現在他連笑一聲都不會了,而過去他聽見一句俏皮話也會哈哈大笑的。如今每逢別人哈哈大笑,他總只是為了禮貌而牽一牽嘴巴,但是他的心卻不會一起大笑。他現在覺得自己確實非常平靜,然而并沒有絲毫滿足感。促使他終于返回家鄉的原因,并不是懷鄉之情、傷感之意,而是由于寂寞、饜足和毫無樂趣的生活。

當他駕車駛過斯特拉斯堡,遠遠望見故鄉那片黑壓壓的森林時;當他再一次看到家鄉人那種強壯的體形,那種親切誠實的面容;當他耳朵里聽見那種洪亮、深沉而又悅耳的鄉音時,他立即覺得有什么撞擊著他的心,因為他的血液沸騰得比從前猛烈了許多,他認為自己必定會欣喜萬分,甚至會哭出聲來。然而——他怎會這么傻里傻氣呢,他有一顆石頭做的心,而石頭是沒有生命的,不會笑也不會哭。

他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看荷蘭鬼米歇爾,受到了老友般的接待。“米歇爾,”他對荷蘭鬼說,“我出門游歷了一番,什么都見過了,可是一切全都是蠢貨,只讓我感到無聊。總而言之,您那顆石頭玩意兒放進我的胸腔以后,確實保護我免受許多煩惱,我不再發怒,不再悲哀,但是我也不再快樂,讓我覺得自己只是半死半活的。您能不能讓石頭心稍稍活動活動,或者,——還是把我原來那顆心還給我吧。二十五年來我已習慣了這顆心,盡管它偶爾也蠢蠢欲動,卻畢竟是一顆活潑而快樂的心。”

荷蘭鬼米歇爾猙獰地冷笑著說道:“彼得·孟克,你總有一天要死的,那時候你就不會缺了它,你將重新擁有你那顆又溫柔又多情的心,那時候你就會感覺到什么是快樂什么是痛苦了。不過在這個世界上,它再也不會屬于你了!然而,彼得啊,你已經周游了世界,顯然,這樣活下去,對你沒什么好處。你就在黑森林里找個地方住下吧,蓋一幢房子,娶一個妻子,管理管理你的財產。你唯一欠缺的東西是工作,因為無所事事你就百無聊賴,現在卻把一切罪責都歸咎于這顆無辜的心。”

彼得想了想,米歇爾對自己的懶惰分析得有理,他便下決心讓自己富裕,而且要越來越富。米歇爾又送給他十萬個銀幣,他們像好朋友一樣分了手。

黑森林地區很快就傳開了燒炭夫或者賭徒彼得·孟克回家的消息,說他比從前更加有錢了。這里的世態人情一如既往。當年他一文不名時,被人攆出了太陽酒店大門,如今他在一個星期天的下午第一次再跨進那里時,人們都來和他握手,贊美他的馬匹,詢問他的旅行情況。當他又和胖子艾采希爾賭銀幣時,他比過去更受大家尊敬。現在他已不再經營玻璃行業,而做起了木材買賣,這不過只是個幌子罷了。他的真正業務是倒賣糧食和放高利貸。漸漸地,半個黑森林的居民都欠了他的債,而且要收百分之十的利息,否則就不借;或者他向窮人賒賣谷物,倘若逾期不還錢,就要付三倍的價錢。如今他和地方官員成了親密的朋友,倘若有哪個人欠了彼得·孟克老爺的錢而不能如期歸還,那么地方長官就會帶著差役上門清點那人的房產和院子,立即估價抵債,把父親、母親和孩子統統攆到森林里去。起初,那些抵押了財產的窮人弄得彼得頗為不快,因為他們成群結隊地圍在他家大門口,男人們懇求寬限,婦女們試圖軟化他的石頭心,而小孩子們則哭喊著乞討一塊面包。后來他弄到了幾條兇狠的大狼狗,被他稱為貓叫的音樂也就停止了。因為他一吹口哨,大狼狗就躥出去咬人,那些窮苦人只得哭喊著四散逃開了。最讓他厭煩的是一個“老太婆”。她不是別人,而是彼得的母親孟克太太。當年人們沒收了她的房屋財產后,她就落入了一貧如洗、無家可歸的悲慘境地。如今她的兒子發財回家了,竟然不再去看她一眼。這個衰弱的老人偶爾拄著一根拐杖來到彼得家的門前,她不敢進去,因為兒子有一次曾把她趕出大門。不過,最讓她傷心的莫過于親生兒子有能力贍養自己安度晚年,卻聽任她依靠別人的施舍度日。那顆冷酷的心卻永遠不曾被眼前這張蒼老的熟悉面孔、被她苦苦哀求的目光、被那只伸向他的枯萎瘦削的手、被她顫巍巍的身形所打動。每逢老太太星期六來敲他家的大門,他總是很不高興地拿出一個硬幣,用一張紙包起來,吩咐仆人遞給她。他聽見她聲音顫抖地道謝,還祝他一生幸福;他聽見她一路咳嗽著悄悄地走出大門,然而他毫不動心,只想著自己又白白地扔了一個六角錢的硬幣。

彼得終于想結婚了。他知道黑森林地區做父親的人沒有一個人不樂意把女兒嫁給他。但是他挑選的條件十分苛刻,因為他希望這樁婚事能夠讓人們說他幸福美滿,并且稱贊他選擇得當。彼得為此騎馬走遍了黑森林地區,這里看看,那里望望,沒有哪一個漂亮的黑森林姑娘美麗得足夠做他的新娘。他隨后又跑遍了跳舞場所,也一無所獲。終于有一天他聽說,全黑森林地區最美麗最勤奮的姑娘是一個窮苦的伐木工人的女兒。她安分守己,過著平平靜靜的生活;她照料父親的家務,又能干又勤快;她從沒有去過跳舞場所,連圣靈降臨節活動或教堂落成典禮也不曾參加過。彼得一聽說黑森林地區的這個奇聞,決定去求婚。他騎馬來到人們指點給他的茅屋前。美麗的莉絲貝特的父親驚訝地接待了高貴的來賓,當他聽說來人就是財主彼得老爺,并且愿意做他的女婿時,就更加驚訝了。他沒有多加思索,就立即答應了婚事,因為他認為自己的憂慮和貧困日子總算到頭了。他沒有征詢美麗的莉絲貝特自己的意見,這個善良的孩子一向順從父母的意愿,沒說半個不字就成了彼得·孟克太太。

可是這個可憐姑娘的日子不像她自己夢想的那么美好。她認為自己善于料理家務,然而卻總不能讓彼得老爺稱心滿意。她很同情窮苦人,自己的丈夫又很有錢,她想,送給一個討飯老婆子一個小錢,或者讓一個窮老頭喝杯燒酒,絕不會是罪過。有一天,彼得老爺發現了這種情況,竟惡狠狠地瞧著她,用粗暴的聲音叫嚷道:

“你為什么把我的錢財胡亂地扔給流氓和街頭騙子?你嫁來時帶了什么東西,現在可以隨意送人?用你父親的討飯棒恐怕連一碗湯也燒不熱,你倒學侯爵夫人一樣揮霍金錢?下一回再讓我看見這等事,你就要嘗嘗我的拳頭了!”

美麗的莉絲貝特見自己的丈夫如此狠心,回到自己房間里痛哭了一場。她常常想,寧可回家去住父親的破茅屋,也勝似住在這個豪富而吝嗇的鐵石心腸的丈夫家里。唉,倘若她知道彼得的心是大理石的,不可能愛她或者任何其他人,那么就不會感覺奇怪了。現在她坐在家門口,每次看到一個乞丐走過,脫下帽子請求施舍,她就不得不緊緊地閉上眼睛,不去看這個悲慘的人,她尤其要小心緊緊地握住拳頭,免得不由自主地把手伸進口袋掏出一枚小錢來送人。于是,美麗的莉絲貝特逐漸受到森林里全部居民的譴責,說她比彼得·孟克更為吝嗇。有一天,莉絲貝特又一次坐在大門口紡紗,嘴里哼唱著一支歌曲,因為那天天氣晴朗,而彼得老爺又騎馬出門了,她心里比較輕松。這時路上過來了一個矮小的老人,背著一只沉重的大口袋,她隔著老遠就聽見了他的喘氣聲。莉絲貝特滿懷同情地望著他,心里想,這樣瘦弱的老人不應該承受如此沉重的負擔。

這時,矮小的老人步履蹣跚、氣喘吁吁地走近了,當他走到莉絲貝特面前時,大口袋幾乎把他壓倒在地上了。“啊,發發善心吧,太太,請給我一杯水喝,”小老頭說,“我走不動啦,我會累死在這里的。”

“像您這么大年紀實在不該背這樣重的東西。”莉絲貝特說。

“是的,我是窮得沒辦法,為了活命,不得不干這樣的重活。”老人回答,“是啊,像您這樣有錢的太太,自然不知道窮人的苦處,不知道大熱天里一杯涼水的好處。”

莉絲貝特聽見這句話,急忙回進屋里,從壁爐架上取下一只水壺,盛滿了水。當她轉回來走近小老頭身旁時,她看見老人可憐巴巴、彎腰駝背地坐在口袋上,深切的同情感油然而生。她心里暗暗想道,眼下丈夫不是出門了嘛,就放下水壺,取來一只杯子裝滿酒,又在杯子上放了一大塊新鮮面包,遞給老人。“喝吧,喝一口酒比喝一口水對您更有益處。您已經這么大年紀啦,”她說,“別喝得太急,還是吃口面包喝一口吧。”

矮小的老人驚訝地望著她,衰老的眼睛里滾動著大顆的淚珠,他喝完了酒,說道:

“我活了一大把年紀,很少看見像您——莉絲貝特太太這樣有同情心的人,誰肯這么又好心又周到地施舍別人呢。不過您今生今世會有好報的,一顆好心不會沒有好報的。”

“不,她馬上就會得到報應的。”一個可怕的聲音大聲說。他們轉身一看,原來是氣得滿臉通紅的彼得老爺。

“你竟敢把我的名貴美酒斟給叫化子,竟讓街道乞丐的嘴唇弄臟我自己喝酒的杯子嗎?過來,領取你的報應吧!”莉絲貝特撲倒在他腳前請求寬恕,然而彼得的石頭心不懂得同情,他把手里的鞭子倒轉過來,用黑檀木柄猛力地擊向她美麗的額頭,她一下子就沒了氣息,倒在老人的懷里。彼得見她倒下,很后悔自己的舉動,他俯下身子,看看她是否還活著。但是矮小的老人用他很熟悉的聲音說話了:“不必費心了,燒炭夫彼得。這是全黑森林地區一朵最美麗可愛的花兒,卻被你摧殘了,她再也不會開放了。”

彼得的臉嚇得煞白,血色全無了,說道:“原來是您嗎,藏寶人先生?嗯,事情已經發生,也就無可挽回,只能這樣了。但是我希望您別把我當成兇手告上法庭。”

“卑鄙的東西!”小玻璃人回答,“我把你這具沒有良心的臭皮囊吊到絞刑架上,對我有什么好處呢?你應該害怕的不是世俗的法庭,而是另一種更嚴厲的法庭。因為你把自己的靈魂賣給了魔鬼。”

“我之所以出賣自己的心,”彼得尖叫著說,“過失全在你,而不是任何別人,全在你那些騙人的財富。你就是把我驅上絕路的妖怪,你逼迫我另外尋找幫助,一切責任都得由你來承擔。”他這番話的話音未落,小玻璃人突然膨脹起來,一下子長得又高又寬,一雙眼睛大得像湯盆,嘴巴像一只燒得通紅的烤爐,噴射出閃爍的火舌。彼得跪倒在地,他的石頭心也保護不了他,渾身亂顫像風中的柳條。森林之神用鷹爪般的巨掌抓住他的后脖頸,讓他像一片旋風中的枯葉似的在空中打轉,然后把他扔到地上,摔得每根肋骨都噼啪亂響。

“你這條蛆蟲!”巨神用雷鳴般的聲音喝道,“我本來可以把你摔得粉碎,因為你褻瀆了森林之神。看在這位死去太太的面上,她用好吃好喝款待過我,我給你八天期限。倘若你還不改惡從善,我就把你的骨頭磨成齏粉,永遠沉淪在罪惡之中。”

傍晚時分,有幾個男人路過此地,這才發現彼得·孟克老爺躺在地上。他們翻來覆去地檢查他的身體,看看有救沒救,他們白白地折騰了好久。最后有一個人跑進屋里取了一些水噴在他臉上。彼得這才深深地吁了一口氣,呻吟著睜開了眼睛。他朝周圍張望了很長時間,向他們詢問莉絲貝特太太的情況,但是沒有人看見她。彼得謝過這伙過路男人,悄悄地回轉家門。他四處找尋,然而哪兒也沒有莉絲貝特太太,既不在地窖里,也不在閣樓上。一切對他而言像是一場噩夢,但卻是殘酷的現實。如今他孤零零一個人,各種各樣的奇思異想便襲向他的腦海。他什么都不畏懼,因為他的心是冰冷的石頭,然而他一想到妻子的死——自己的死也就浮現于腦際。他死后將會有多么沉重的負擔啊:他得承擔起窮人們的眼淚,還有他們那千萬聲沒能軟化他鐵石心腸的詛咒;他得承擔起被他縱狗咬傷的不幸者的哀號;承擔起自己母親默默無言的失望,還有他美麗善良的妻子莉絲貝特的鮮血;他又將如何答復她的父親呢,倘若那位老人哪一天來看她,詢問他:“我的女兒,你的妻子哪里去了?”他又該怎樣回答另一個問題呢?那位主宰一切森林、一切海洋、一切山岳,——一切人類生命之神的問題。

彼得夜晚做夢也不得安寧,隨時隨刻都會有一種甜蜜的聲音把他喚醒:“彼得,給自己弄一顆比較溫暖的心吧!”每當他驚醒過來,又總是立即重新閉上眼睛,因為那必定是莉絲貝特的聲音,唯有她才會向他發出這樣的警告。第二天,彼得去酒店散心,以免胡思亂想。彼得在那里碰見了胖子艾采希爾,他就坐到胖子身邊閑聊起來。他們談論美好的天氣、談論戰爭、談論稅收,最后談到了死亡,說起這兒那兒有什么人突然就死了。于是彼得便問艾采希爾對死亡有何見解,死亡究竟是什么光景。艾采希爾答復說,人死后身體得埋葬,靈魂則不是進天堂,就是下地獄。

“那么,連心也得埋了?”彼得緊張地問。

“是啊,那當然啦,心也得一起埋葬。”

“倘若一個人已沒有心了呢?”

艾采希爾聽見這話就怔住了,橫掃了彼得一眼說:“你這話什么意思?你想挖苦我?難道你認為我沒有心嗎?”

“噢,心當然有的,只是硬得像石頭。”彼得回答。

艾采希爾嚇得瞪著彼得,隨后扭頭望望四周,看看是否有人在聽他們談話,然后才問:“你怎么知道的?也許你自己的心也早就不跳動了!”

“再也不跳動了,至少不在我的胸膛里跳動了。”彼得·孟克回答,“現在你該告訴我,因為你懂我提問的意思了,我們的心將來會怎么樣呢?”

“為什么擔心這些事,你這家伙?”艾采希爾笑嘻嘻地問,“你這一輩子有吃有穿,享用不盡,這就足夠啦。我們不必為諸如此類的事情感到恐懼,這正是我們這顆冰冷的心的妙處。”

“事實如此,不過總還是要想到的。如今我雖然不再擔心害怕什么,然而我記得清清楚楚,當我還是個天真無邪的小男孩時,我就非常害怕下地獄了。”

“嗯,我想我們的結局不會很好。”艾采希爾說,“我為這類問題問過一位教師,他告訴我,人死后,他們的心要過秤,看看生前有多少罪孽,輕的升天堂,重的下地獄。我們的石頭心,分量肯定重得很。”

“是的,當然的。”彼得回答,“每當我考慮到這類問題,我常常很不自在,覺得我的心實在太冷酷無情了。”

他們就這樣談論了一番。然而就在當天夜里,那個輕輕的熟悉的聲音在他耳旁足足響起了五六次:“彼得,給自己弄一顆比較溫暖的心吧!”他并不后悔殺死了妻子,卻對奴仆們說,太太出門旅行去了。但是他腦子里始終在想,她究竟到哪里去了呢?六天時光過去了,他每天夜里總聽見這個輕輕的聲音,腦子里也總是思考著森林之神以及那些可怕的威脅。到了第七天早上,他從床上一躍而起,高聲叫喊道:“是啊,是啊,我得試試,能不能弄到一顆比較溫暖的心。如今我胸膛里這顆對什么都無動于衷的心,讓我的生活太空虛太無聊了。”于是他匆匆地穿起自己的節日盛裝,騎上馬,駛向杉樹岡。

他一到達長滿冷杉樹的山岡后就縱身下了馬,把馬拴住后,立即快步走向山岡的頂端,待他在那棵粗大的冷杉樹下站住身子,便背誦起了咒語:

綠色冷杉林里的藏寶人,

你已有幾百歲的年齡,

你的土地上都有冷杉樹矗立,

星期天的孩子才能把你望見。

他剛念完,小玻璃人就出現了,然而態度不像從前那么和藹、親切,而顯得很憂郁、悲傷。他穿一件黑玻璃的小上衣,從帽上飄垂下一條長長的黑紗,彼得明白他哀悼的是誰。

“你找我有什么事,彼得·孟克?”他聲音低沉地說。

“我還有一個愿望呢,藏寶人先生。”彼得答復道,低低地垂下自己的眼睛。

“一顆石頭心還會有愿望嗎?”對方說,“你依靠為非作歹已經擁有了一切,我很難滿足你的愿望。”

“可是您曾答應我可以提三個愿望的。我還有一個愿望沒提呢。”

“要是你的愿望很愚蠢,我可以拒絕的。”森林之神接著說道,“好吧,我愿意聽聽你想要什么。”

“請取出我胸中這塊沒生命的石頭,裝上我原先那顆活生生的心吧!”彼得要求道。

“這筆交易是我同你做的嗎?”小玻璃人問,“難道我是荷蘭鬼米歇爾,專門送人錢財和冷酷的心嗎?你必須到他那里去找回你自己的心!”

“唉,他永遠不會還給我的。”彼得回答。

“盡管你這個人也很壞,我還是同情你,”小玻璃人沉思片刻后說道,“因為你這個愿望不愚蠢,所以我至少不會拒絕幫助你。你仔細聽著。你不可能用暴力奪回你那顆心,如果巧施計謀,倒是有可能的,也許還不太困難。因為米歇爾畢竟是愚蠢的米歇爾,雖然他自以為聰明絕頂。所以你立即徑直去找他,照我指點的辦法去做。”接著他把要做的事情一一教給彼得,又遞給他一個純凈玻璃制作的小十字架,說道:“你只要舉起十字架,同時默默祈禱,他就不能傷害你的性命,只能放你離開。你拿到了你想要的東西之后,趕快回到我這里來。”

彼得·孟克拿起小十字架,把老人的每一句話深深地記在腦子里,便向荷蘭鬼米歇爾家走去。他喊了三聲米歇爾,那個巨人就立刻站在他身前了。“你打死了自己的老婆?”他問彼得,一臉的獰笑,“她竟敢把你的錢財施舍給乞丐,換了我也會這樣干。但是你現在必得到國外去躲一段時間,否則人們找不著她會議論紛紛,鬧出事情來的。你今天來,是為要錢吧?”

“你猜得對,”彼得回答,“不過這一次需要很多錢,因為美洲路途十分遙遠。”

米歇爾在前面領路,帶彼得進了自己的家。他打開一只裝了許多錢的柜子,伸手進去取出好幾卷金幣。當他在桌子上點數的時候,彼得開口道:“你是個騙子,米歇爾,你欺騙了我。你說你已取走我的心,換上了一顆石頭心!”

“難道不是這樣嗎?”米歇爾驚訝地問,“難道你覺得還有一顆自己的心?難道你的心不是冰冷的嗎?難道你還會感覺恐懼和憂傷,還會感覺懊悔嗎?”

“你僅僅讓我的心停止跳動罷了,我覺得它和過去一樣仍舊在我的胸膛里。艾采希爾的感覺也同樣,他曾對我說,你欺騙了我們。要讓人毫不覺察又毫無危險地從一個人的胸膛里挖出心來,你可辦不到!這非得有大法力不可。”

“我可以向你保證,”米歇爾很不高興地大聲說,“不論是你和艾采希爾,還是別的有錢人,凡是和我有交往的,全都和你一樣懷著冷酷的心。他們自己原有的心都在這里,在我的房間里。”

“哎喲,你這條舌頭可真會騙人!”彼得哈哈大笑說,“這種鬼話只能騙騙別人。你以為我在旅途中沒有見過這類騙人伎倆嗎?你房間里這些心全是蠟制的假貨。你是個大富翁,這我承認,但是你不會施魔法。”

巨人生氣極了,砰的一聲打開房門:“你進來,你來讀一讀那里所有的標簽,瞧吧,這顆就是彼得·孟克的心。你瞧瞧,它不在跳動嗎?蠟也能制作出活生生的心嗎?”

“不過這顆心確實是蠟制的,”彼得回答說,“真正的心不會這樣跳動,我認為我的心還在胸膛里。不,你肯定不會魔法!”

“我倒要證明給你看看!”米歇爾惱怒地叫嚷起來,“你可以感覺得到這正是你自己的心。”

巨人撕開彼得的緊身上衣,從胸腔里取出一塊石頭給他過目,隨即拿起彼得的心,對著它吹了一口氣,小心翼翼地裝到原來的位置上。彼得立即感覺到心在怦怦跳動,而且能夠為此而感到愉快高興了。

“你現在感覺如何?”米歇爾笑著問。

“千真萬確,你說的是實話,”彼得一邊回答,一邊小心地從口袋里掏出了小十字架,“我簡直不敢相信,你竟有這般本領!”

“難道還會有假?我會施魔法,這你看到了。不過,你過來吧,讓我把石頭心重新放進去。”

“且慢,米歇爾先生!”彼得大叫一聲,同時后退一步,拿起小十字架對準了米歇爾,嘴里說道,“正如俗話所說,逮老鼠要用肥肉,這回你上當了。”接著,彼得就盡力背起了祈禱文。

這時,米歇爾就越變越小,一下子跌倒在地上,像條蟲子似的扭來扭去,還不停地嘆息著、呻吟著,周圍所有的心也開始隨著他的動作撲通撲通地跳動,嘀嗒的響聲就像在一個鐘表匠的工場里。彼得害怕起來,心驚膽戰地跑出了小房間和這幢屋子。彼得在恐懼感的驅使下,沒命地奮力爬上了懸崖,因為他聽見米歇爾已經從地上站起來,在他身后頓著腳,咆哮著,破口大罵著。他攀上山頂后便朝杉樹岡飛跑。忽然間風雨大作,雷電交加,霹靂在他身邊左右兩側猛然爆炸,把樹木擊得粉碎,然而他還是平安地抵達了小玻璃人的領域。

他的心跳得很歡樂,僅僅因為這顆心跳動了。他回溯以往的生活感到很害怕,就像方才霹靂在他身后摧殘左右兩邊美麗的樹林時的感覺。他想起了莉絲貝特,他美麗善良的妻子,由于他的吝嗇而被殺了。他感覺自己是人間的敗類,于是他一來到小玻璃人的小山頭就號啕痛哭起來。

綠杉樹林的藏寶人已經坐在那棵大冷杉樹下抽他的小煙斗。小玻璃人的神情比從前愉快多了。“你為什么哭啊,燒炭夫彼得?”他問,“難道你沒有拿到自己的心?那顆冷酷的心還在你胸膛里嗎?”

“啊,先生!”彼得嘆息著回答,“我懷里要是還躺著那顆石頭心,我是決不會痛哭的,那時我的眼睛比七月的土地還要干涸呢。然而,我原來那顆良心,卻讓我為了以往所做的惡事,幾乎要傷心得碎裂了!我把欠債的人逼得走投無路,我放惡狗追咬窮人和病人,您也親眼看見,——我怎樣舉起鞭子抽向我妻子美麗的額頭!”

“彼得,你曾是個大大的罪人,”小玻璃人說,“金錢和懶惰使你墮落,直到你的心變成一塊石頭,不知道快樂和痛苦,也不知道后悔和同情。但是懺悔可以贖罪。如今你能為自己過去的生活痛心疾首,我就能夠幫助你了。”

“我對自己不抱任何希望,”彼得回答,悲哀地低垂著頭,“我已經完了,這輩子不再會有歡樂。我孤獨一人還能在這世上干什么呢?我的母親不會寬恕我對她的虐待,也許我已把她逼死了,我是個逆子!還有莉絲貝特,我的妻子!您也打死我吧,藏寶人先生,干脆了結我這悲慘的一生吧。”

“好吧,”小玻璃人說,“你果真沒有別的愿望啦,那就照辦。我的斧子就在手邊。”他從容不迫地從嘴里抽出煙斗,磕下煙灰,藏進懷里,然后慢慢地站起身子,走到大杉樹后面去了。彼得坐在草地上哭泣,他的生命在他心里已毫無意義,他耐心地等待著致命的一劈。過了一會兒,他聽見身后有輕輕的腳步聲,心想:他過來劈我了。

“你再回頭看看,彼得·孟克!”小玻璃人說。他擦去眼淚,回頭一瞧——是母親和莉絲貝特,她們正親切地望著他呢。他高興得跳了起來:“原來你沒死,莉絲貝特:您也在這里啊,媽媽,你們都饒恕我了?”

“她們都肯原諒你,”小玻璃人說,“因為你真心后悔了。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,現在回到父親的茅屋去,繼續當一個燒炭夫。只要你誠實正直,你就會以自己的手藝為榮,鄰居們會更加愛你、尊敬你,那比你擁有十噸金子都強。”小玻璃人說完就和他們告別了。

三個人一齊贊美他、祝福他,隨后一起回家去。

彼得老爺的豪華住宅已不復存在,一個霹靂把整幢住宅連同里邊的財富燒成了灰燼。好在父親的茅屋離得不遠,他們便動身前去,心里毫不在乎這一巨大的損失。

然而他們一到茅屋邊就驚呆了!茅屋變成了一所美麗的農舍,里面的一切雖然簡樸,卻又清潔又整齊。

“這都是善良的小玻璃人辦的!”彼得叫嚷。

“多美啊!”莉絲貝特說,“住在這里比住在奴仆成群的大房子里自在得多。”

從此,彼得·孟克成了勤勞樸實的燒炭夫。他很滿足于目前的境遇,不知疲倦地干活,通過自己的努力,家境逐漸富裕,受到整個黑森林地區人們的尊敬和愛戴。他再也沒有跟妻子莉絲貝特吵嘴,他尊敬母親,幫助上門求助的窮人。一年多后,莉絲貝特生下一個漂亮的男孩,彼得趕到杉樹岡上去背誦咒語,可是小玻璃人沒有露面。“藏寶人先生,”他高喊道,“請聽我說,我來求您做我男孩的教父!”然而沒有回答,唯有一陣風沙沙地吹過冷杉樹,幾個松樹球果掉落在草地上。“那么,我就拾幾個回家做紀念吧,既然您不愿再露面。”彼得大聲說,撿起幾個果實放進口袋回家了。當他回轉家里脫下節日短上衣,他母親打算把衣服收進箱子,翻翻口袋,卻從中掉出四大卷錢來,打開一看,全都是簇新的銀幣,沒有一枚偽幣。那是冷杉樹林的小玻璃人送給教子小彼得的禮物。

他們就這樣過著安寧愉快的生活。后來,彼得·孟克頭發都花白了,還常常說:“情愿滿足于貧窮,也不愿金銀成堆而懷著一顆冷酷的心。”

www-xiaoshuotxt-nETT:xt.小``說".天 堂
上一章 返回列表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 加入收藏威廉·豪夫作品集
豪夫童話

河南481开奖结果最近30期